余磊的天風證券十三載

即將步入20歲大關的天風證券,接下來是否能真正不斷前進,還是依舊將在動蕩中摸索更加明確的方向,都需要時間給出答案。
2020-05-27 12:50 微信公眾號:財經涂鴉 Stone Jin

據公司情報專家《財經涂鴉》消息,兩天后的5月29日,天風證券(SH:601162)就將召開2019年年度股東大會。

而在不到2周前舉行的2020年第三次臨時股東大會上,天風證券在任14名董事中的12人因工作原因未能出席,其中便包括余磊——28歲即擔任天風證券董事長的“少帥”。

余磊向來以“低調”著稱。自2006年11月加入天風有限(天風證券前身)擔任董事長至2016年10月,其在長達10年的時間里從未接受任何媒體的專訪。

但作為中國證券公司中最年輕的掌門人,余磊曾以“能言”聞名。

從最佳辯手到最年輕董秘

公開資料顯示,出生于1978年1月的余磊,本碩博均就讀于武漢大學。他本科期間曾任校辯論隊及法學院辯論隊隊長,成為校園明星。

1999年,余磊帶領武漢大學辯論隊獲得“凌云杯”全國名校辯論賽冠軍并獲得“最佳辯手”稱號;一年后再次帶隊榮獲由中央電視臺舉辦的全國大專辯論賽冠軍。

2001年,余磊在國際大賽中同樣嶄露頭角。當年9月舉行的國際大專辯論賽上,武漢大學辯論隊屈居亞軍,但余磊依然奪得“最佳辯手”的頭銜。在“國際大專辯論賽”的百科詞條中,至今仍提及“這場精彩絕倫的比賽也被公認為國辯史上最精彩的比賽。”

顯然,這與余磊后來任職天風證券時鮮有對外發聲有著不小的差異。

2001年,余磊在武大開始了就讀刑法碩士研究生。

2003年4月,年僅25歲的余磊出任人福醫藥(余磊的實習單位)董事會秘書,這也使其成為當時國內最年輕的董事會秘書。

這一年,天風證券(當時的天風有限)才剛滿3歲,彼時只有1張經紀業務牌照以及2家營業部。當時天風證券尚注冊在成都,未被武漢相關方面入主。

值得玩味的是,余磊在2018年接受《證券時報》采訪時曾表示,“我這人其實很無聊,人生每走一步都是被推著往前走的。”

帶領天風證券躍升行業一線

三年過后,余磊便與尚不出名的天風證券產生了最為緊密的交集,搖身一變從董秘變成了后者的董事長,并在隨后十余年里帶領天風證券一舉躍升為國內知名券商之一。

天風證券官網顯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公司已在全國重點區域和城市設有15家分公司及百余家證券營業部;擁有多家全資及控股一級子公司,包括一家境外子公司,員工人數超過3000人。

但在余磊接手之時,天風證券的情況并不樂觀。

“2006年我剛到天風,處境很困難。天風面臨著五大問題:一是外部環境低迷;二是證券行業處于治理整頓階段;三是天風注冊地在成都,只有經紀業務的單一業務牌照,以當時的傭金率現金流難以覆蓋成本;四是資金緊張,一度面臨破產;五是隊伍老化,沒有人才儲備和培養機制。”余磊曾如是說。

余磊作出的第一個調整即為遷址,即2008年天風證券總部從成都遷至武漢。

在2018年上市前的演講中,余磊還特別感謝了這一次“遷址”。“在天風證券發展最艱難的時候,武漢國資、湖北省聯發投、武漢高科、湖北省科投等老股東相信我們這支團隊入股天風,給與公司全方位的支持和幫助,讓天風證券后來有機會在資本市場一展身手。”

而在內部管理上,余磊主抓團隊年輕化和外部“挖角”。

在天風證券在2018年IPO過會后,知乎上就出現這么一個問題——“剛剛IPO過會的天風證券,為什么高管普遍如此年輕?”

據招股書顯示,相較1978年出生的余磊,副總裁翟晨曦(1979)、首席風險官肖函(1986)、副總裁劉翔(1979)和董事會秘書諸培寧(1986)均更為年輕。

余磊曾在2016年表示,希望通過外部引進的業內精英帶隊,使天風證券85后團隊在10年后成為行業的“中流砥柱”。

這里提及的外部引進便指2016年前后,天風證券先后高薪引進了包括原安信證券首席策略分析師徐彪、原廣發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劉煜輝等多名新財富上榜分析師。

對此,余磊的看法是,“我們最寶貴的財富是人才隊伍。天風證券的人才觀不是資本支配論、人為資本服務,而是“資本跟著人才走才能創造價值”。

上市之后仍有隱憂

2018年10月19日,天風證券正式登陸A股,成為第33家上市券商。

目前,天風證券也已從單一經紀業務牌照成為全牌照綜合性券商,并擁有天風天盈、天風天睿、天風期貨、天風創新、天風國際集團、天風國際資管等全資、控股或境外子公司。

其中,天風天睿主要代表天風證券從事從事股權投資和私募基金管理,迄今為止已投資新天藥業、海爾家居、凱勝融英、摩貝、靈犀LINX等知名企業,涵蓋醫療、傳媒、大消費、新能源、先進制造等多個賽道

不過,盡管布局廣泛,并且研究報告、股權投資等業務在業務享有盛名,但從財務表現來看天風證券的情況卻并不太理想。

上市之前的2016年至2018年,天風證券的凈利潤分別為6.72億元、4.10億元、3.03億元,分別較前一年同比下降28.37%、38.93%、26.16%。2019年,天風證券的營業收入為38.5億元,同比增長17.35%;凈利潤則為3.08億元,同比增長1.62%

相比之下,包括天風證券在內的35家上市券商目前均已披露2019年財報或業績預告,總體凈利潤或將達885億元,同比增長77.17%

顯然,天風證券的業績表現無法與行業聲量相匹配。

一流投行之夢

2018年上市致辭中,余磊稱希望將天風證券打造成一家有話語權、有定價權、有影響力的一流投行

在新冠疫情發生后,余磊在2月2日專門發了一封內部信。他在信中表示:“公司不會停滯……天風人會以更昂揚的斗志,投入到2020的工作,投入到為發展中國資本市場、為創建世界一流投行作出應有貢獻的事業中。”

余磊最近的公開露面,也與此有關。在4月28日,他出席天風證券與宜昌市人民政府簽署戰略合作協議網上簽約儀式,并做了主旨發言;4月29日,余磊帶隊趕赴潛江,天風證券當日與潛江市政府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天風證券官網相關資料稱這是天風證券自今年新冠疫情以來第一次赴地方政府拜訪并簽訂戰略合作協議。

即將步入20歲大關的天風證券,接下來是否能真正不斷前進,還是依舊將在動蕩中摸索更加明確的方向,都需要時間給出答案。在本周五的股東大會上,余磊或許也會為此做出公開回答。

【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投資界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投資界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得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最新資訊

免费多人疯狂做人爱视频-免费人做人爱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