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斗魚一姐”轉會背后的直播野心

最終馮提莫花落B站,這個決定讓人驚訝之余又覺得在情理之中。一方面,馮提莫從主播轉型進軍音樂圈的“歌手夢”已經一目了然,比起再選擇一家直播平臺,如B站這樣的綜合社區更加合適。
2019-12-21 18:31 微信公眾號:娛樂獨角獸 周銳

12月15日,馮提莫注冊了B站賬號,投稿了第一條vlog視頻,累計播放量很快超過50萬,B站用戶在評論區進行“歡迎儀式”:“這里有一只1級的小UP,不如我們先欺負她一波?~”

同時,12月18日,馮提莫出現在了B站新年晚會的宣傳視頻中。B站部分用戶感嘆,“最近好像進場在首頁推薦看見她。”

此時已經有一部分人敏感的意識到,馮提莫與b站之間的聯系并不簡單。12月19日,故事正式進入了新篇章。

馮提莫生日當天,在結束了近兩個小時的生日音樂會后,馮提莫在微博上宣布,獨家簽約B站,并開通了直播間,12月23日將進行B站首次直播。“直播已有兩個月沒有營業,那就在生日來宣布新的開始吧!提莫牽手B站開啟新的直播旅程。”

一夜之間,該直播間關注人數達到9.4萬,B站CEO陳睿成為直播間艦長,禮物量達到465萬。

在今年9月30日,馮提莫與斗魚平臺直播合約到期之后,外界一直猜測她將去到哪家平臺。在直播戰場已經脫離資源跑馬的階段,頭部主播——尤其是如馮提莫這般已經在各類綜藝上露面、具備出圈認知度的主播——短時間內歸屬大多已經塵埃落地,“金字塔頂端”的變動少之又少。所以TME、抖音、虎牙等頭部平臺均在馮提莫新東家的猜測名單上。

最終馮提莫花落B站,這個決定讓人驚訝之余又覺得在情理之中。一方面,馮提莫從主播轉型進軍音樂圈的“歌手夢”已經一目了然,比起再選擇一家直播平臺,如B站這樣的綜合社區更加合適。

另一方面,B站從上市以來就在直播板塊的大力布局,試圖將直播業務打造成新的增長點,今年前三季度直播業務增速均超過150%。近日獲得《英雄聯盟》S賽中國地區2020-2022年(3年)的獨家直播版權。馮提莫與B站的合作,似乎進一步證明,B站直播版塊要從“新手村”畢業,進入行業賽道。

這是一個共贏局面。

馮提莫:不想成為歌手的主播

不是一名好UP

在馮提莫正式簽約B站之前,即便沒有專門進行運營,她也已經是B站內人氣與認知度較高的主播之一。站內有了不少關于馮提莫的搬運視頻,她演唱的《好運來》的片段,在B站播放量超過111萬。

這一定程度能夠感知到馮提莫作為頭部主播的粉絲覆蓋面。

2014年馮提莫開始在斗魚平臺英雄聯盟專區進行直播,在當時斗魚各類游戲主播魚龍混雜的情況下,馮提莫沒有因為女主播身份和游戲操作受到關注,反而因為在游戲區唱歌站穩腳跟。

2015年馮提莫作為主播,已經以唱歌為主業,打游戲為副業,并且在平臺擁有了一批黏性較高的粉絲,與陳一發、周二珂等被粉絲稱為“斗魚四大歌姬”,這時期的粉絲積累讓她在2016年“千播大戰”各類主播迅速崛起與淘汰時期,也依舊在用戶市場占據了一定位置。

2016年馮提莫在翻唱了蔡健雅、王菲等歌曲之后,開始擁有了自己的單曲,為電影《28歲未成年》演唱片頭曲《你不懂我》,這是馮提莫真正意義上進入音樂圈的起點。

2017年她發行了4首單曲,包括電影《前任3:再見前任》宣傳曲,在抖音、快手等短視頻平臺爆發的背景下,馮提莫的單曲或她翻唱的歌曲傳播度無形中上升,她本人的人氣與知名度也隨之上升。

B站UP主“Legion興晨”根據2012年至2019年6月百度指數進行的熱度統計,從2017年6月開始,馮提莫全網搜索熱度徘徊在前三名,并長期占據榜首。

2018年到2019年,馮提莫成為“斗魚一姐”,《佛系少女》等洗腦神曲迅速席卷網絡,翻唱的《學貓叫》《小雞嗶嗶》也魔性出圈,在斗魚平臺粉絲數量超過2000萬,從輿論熱度到粉絲覆蓋面都是女主播中的頭部,而頭部也意味著最先觸及到天花板。

馮提莫開始思索轉型。2018年馮提莫陸續登上了《天天向上》《快樂大本營》等國民級綜藝,并在《即刻電音》《蒙面唱將猜猜猜》《嗨唱轉起來》等綜藝中露面,公眾能夠清晰的察覺到馮提莫越來越頻繁的出現在主流娛樂視野,網路主播與明星之間的界限在她身上逐漸被消解

即便是與斗魚合約到期之后的兩個月里,公眾關心馮提莫下一站將去何方,但她自身的規劃越加清晰,成立工作室,參加澳門20周年晚會,參加綜藝錄制,舉辦專輯簽售會,出現在衛視跨年的表演名單上,線下活動與亮相場合在日益明星化。

12月19日正式簽約B站之后,她的微博簡介只剩下言簡意賅的“歌手”兩個字。公眾幡然醒悟,看見馮提莫的機會早就不僅僅局限于一間小小的直播間了。

B站之于馮提莫:

歡迎光臨年輕人群的“流量朝圣地”

那么現在需要思考的問題是,馮提莫簽約B站,對她的“歌手夢”有什么幫助?

最直觀的幫助是粉絲覆蓋面的加大。B站成立十年,從ACGN的垂直內容平臺變成國內年輕人群最大的娛樂社區,站內15個分區,從ACGN到直播、影視、音樂、游戲、鬼畜等內容無所不包,濃郁的UCG文化氛圍,活躍度極高的娛樂社區,用戶裂變出7000多個圈層,B站2019年第三季度顯示,B站活躍用戶超過1.28億人。

這對于馮提莫而言都是獲得粉絲增量的沃土。

此前5年時間,馮提莫以直播形式收割粉絲,即便主播形式日益普及,主播認知度出圈,但粉絲受眾人群依舊相對單一,集中于直播用戶。馮提莫簽約B站后,B站豐富的圈層文化與分類用戶為其進一步破圈提供了基礎。

另一方面,B站也能進一步放大拓寬馮提莫的核心粉絲基數。

B站的直播業務正在迅速增長,站內直播分區也在日益多元化與垂直化,除了游戲區在擴大,視頻唱見、舞見等娛樂分區用戶也在增加。

B站的直播用戶以ACGN受眾為主,宅男占據不小的比例,這與馮提莫的粉絲群體存在一定程度的重合,而這兩者隨著馮提莫簽約B站,有機會實現融合。據了解,馮提莫生日音樂會在B站的直播,人氣也一度超過200萬。

更值得注意的是B站的流量發酵能力,這是B站區別于其他平臺的優勢之一。一直以來,B站與各大UP主充當著年輕流行文化背后的推手,B站的任何分區都有一種“造夢能力”,以一種無心插柳的形式為各類內容、人群注入新的生命力,制造流量。

如鬼畜區與UP主“伊麗莎白鼠”憑一己之力讓老一代演員唐國強成為鬼畜文化的頂梁柱,“諸葛亮”在年輕人群中擁有全新的內容含義,2018年UP主小可兒的“念詩之王!”讓趙本山老師重新成為流行icon,流浪歌手程書林因為《我的烤面筋,融化你的心》成為了“面筋哥”。

這種流量發酵能力在成熟明星與作品身上同樣適用,吳亦凡的《大碗寬面》在B站發酵,成功助力將輿論聲勢從“群嘲”扭轉為“群寵”,《情深深雨蒙蒙》《士兵突擊》等老劇在B站放映區重新翻紅。

馮提莫簽約B站,無形中獲得了這種流量發酵能力,B站各類UP與用戶的PUGC內容生產能力或將成為她和其作品擴散與流量升級的推手。

B站獲得“直播一姐”,

直播業務能否登上新的山頭?

“提莫在哪里,‘蘑菇’就在哪里。”馮提莫的粉絲說。

直播行業用戶的留存與主播息息相關,頭部主播的變動影響的是平臺用戶數量。這也就讓人思考,馮提莫簽約B站之后,將會在直播行業帶來什么影響。

目前來看,馮提莫在斗魚平臺粉絲數達到2000萬,抖音上粉絲數3200萬,微博粉絲關注數985萬,以各平臺的粉絲累積來看,處在主播金字塔頂尖席位。而她的變動能為B站帶來多少新增用戶,從其粉絲宣言來看,核心粉絲堅定跟隨馮提莫,帶動力并不小。

更重要的是,這次合作對雙方而言都有破圈效應。馮提莫擁有更廣闊的粉絲市場,B站則擁有了直播行業首屈一指的明星主播,與此前B站獲得LOL獨家直播權一樣,新增用戶是其次,更大的價值在于建立起了行業認知,B站的直播賽道在進一步發力,并逐步收攏行業頭部資源。

另一方面,馮提莫的出現是一個契機,或許能夠促使B站直播在游戲之外,開辟新的商業變現區域。

今年B站Q3財報數據顯示,直播及其增值業務的營收達到4.5億,占據總營收的24%,同比增長167%。而B站的直播主播及用戶與一般直播平臺的用戶也有著明顯的差異。

B站直播中游戲內容是主力,電競直播負責主要營收,但是游戲之外B站還涉及各種垂直圈層直播,如視頻聊天、美食、學習、繪畫等,這部分直播并不強調商業變現,而是依托平臺生態氛圍,實現主播與用戶之間的相互陪伴。

這意味著,雖然B站的直播業務相對于虎牙、斗魚、等一線直播平臺營收能力還并不突出,但是B占的直播用戶更加多元化,用戶付費意愿、平臺黏性都相對更高,直播變現還有更大的空間。

馮提莫是直播商業體系打造出的頭部主播,她的加入無疑為B站明年的直播收入提供了增長點。

用戶已經明了,自己嘴里的“小破站”其實已經在逐漸成為一個內容多元化、綜合性的泛娛樂平臺,ACGN文化與社區屬性、游戲是B站的三道護城河,但它并不止于此,還想往外擴大邊界,這其中必然將遭遇用戶圈層之間的矛盾、內容與商業變現之間的沖突,馮提莫簽約B站也是必然將經歷一段磨合。

但好在B站從來都是一個包容性極強的社區,馮提莫尚未直播,B站主播元氣排行榜上,已經登上了榜單第二名。新的環境或許會有風雨,但也會有人打開大門對你說“歡迎光臨”。

【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投資界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投資界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得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系(editor@zero2ipo.com.cn)】
免费多人疯狂做人爱视频-免费人做人爱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