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提莫的「B計劃」

馮提莫,則告別了「斗魚一姐」的稱號,奔向B站,蓄勢待發要寫新故事
2019-12-21 16:44 微信公眾號:吳懟懟 吳懟懟

2019的尾聲,紅人們都有了各自的新故事。

李子柒引發了一場文化輸出的討論;李佳琦上了吐槽大會還出了自己的語音導航;papi醬常駐網綜跟何炅錄起了新綜藝,實現了從紅人、CEO到明星的三級跳;張大奕繼納斯達克敲鐘人后,再回淘寶開直播。

而馮提莫,則告別了「斗魚一姐」的稱號,奔向B站,蓄勢待發要寫新故事。

紅人的故事和知識分子詹青云的沒什么兩樣,從貴州到哈佛,輾轉騰挪,用實力證明自己。「我考上哈佛,出來做律師,就變得自由了很多,大家就會簡單地恭喜你,而不是教你該怎么做人」。

在翻江倒海的大時代里,馮提莫們不斷拓寬賽道,奮力突起,撕掉標簽,擴展職業與個人身份的維度。

01

從斗魚一姐到B站萌新

時間要追溯到五年前的秋天。

那時正是直播行業的淘金年代, 資本觸手在前,平臺躍躍欲試,普通人在見證了直播行業一個又一個小人物逆襲的故事后,無不滿懷憧憬。

23歲的馮亞男也想試一試。

2014年9月,馮亞男在斗魚英雄聯盟專區開播,ID名為「馮提莫」。

彼時,斗魚從A站獨立不足一年,戰旗剛剛成立,YY直播更名虎牙TV。直播界的頭部玩家們四處挖掘新人主播,要為自己囤積狙擊流量的「黃金」彈藥。

斗魚游戲區主播馮提莫因為唱歌好聽,從一眾秀操作的游戲主播中脫穎而出。

平臺喜聞樂見,粉絲熱情高漲,雙重流量加持下,馮提莫就這樣被裹挾著走向了直播行業的風口。

但命運可能早已埋下伏筆,從直播伊始她就困于兩種標簽之間。游戲區主播靠唱歌出圈,愛聽她唱歌的粉絲們不在乎,但路過直播間,想要看絕殺操作的路人網友卻認為這有幾分蹭游戲熱度。

爭議從那時就悄悄跟上了馮提莫。粉絲們看見她在直播間唱歌,一唱就是不停歇的四小時,想著,這是個多努力的姑娘,但路人只覺得她在游戲區劃水。

2015年,是直播行業風起之年,資本準備就緒,大魚小蝦們都毫不猶豫奔向漩渦中心。據不完全統計,從2015到2016,有超過700家網絡直播平臺異軍突起,市場規模由90億膨脹到218億。

稍有聲名的主播在此時都會面臨來自不同平臺的挖角誘惑,馮提莫所在的斗魚,就是遭受圍攻的重點之一,彼時,數十位斗魚游戲主播轉投龍珠,接而與馮提莫齊名的主播,周二珂、大表姐也相繼轉投熊貓TV。

但馮提莫沒走,因此,這一年,也成為她命運轉折之年。時運使然,此時,她距離「斗魚一姐」之位僅一步之遙。

千播大戰很快到來,陳一發與馮提莫的「斗魚一姐」之爭沸沸揚揚,但此時斗魚的兩位門面主播都不約而同緋聞纏身,陳一發被扒出調侃歷史事件,不到一周便涼涼,馮提莫深陷會計門,誰都覺得她翻身無望。

但誰也沒想到,一番坦蕩回應后,馮提莫挺過了職業生涯中的至暗時刻。

此后兩年,馮提莫的人生軌跡與斗魚徹底綁定,「斗魚一姐」成為她身上最鮮明的標簽。

但對她來說,這個標簽鐫刻的越深,她向前邁的可能就越小。她的人生被「網紅」這兩個字密密實實覆蓋住。

2018年一整年,她參加了很多電視綜藝,《蒙面唱將》里和蕭敬騰、巫啟賢這樣根正苗紅的歌手同臺,《異口同聲》中和OST女王張碧晨,民謠音樂人陳粒合作。

但同臺、合作都不代表什么,娛樂圈聲稱不看出身,但從來做不到眾生皆平等。

馮提莫這樣天然帶「網紅」標簽的嘉賓,就是一尾吸引流量的大魚,沒人關心她的歌唱的好不好,她的臺風怎么樣,人們一眼望去,只會盯著「斗魚一姐」的名頭,只會覺得這是個網紅,而非歌手。

這一年,她陷入進退兩難之地,既不能往前一步,徹底奔向娛樂圈,丟掉主播的基本盤,又不能縮回直播間,繼續在斗魚當「吉祥物」。

變化發生在2019 下半年。

10月8日,馮提莫發布微博,宣布與斗魚直播合約到期,但并未透露下家是誰。

粉絲從虎牙猜到快手,從抖音猜到酷狗,甚至懷疑她要轉型做歌手,奔向娛樂圈,兩個半月的時間里,粉絲們心焦不已,怕她離開斗魚是一場雙輸。

2019年12月19日晚上9點50分,謎底揭開,馮提莫最終奔向了B站。

她在置頂微博里寫到:親愛的蘑菇們,對不起,讓大家久等了。直播已有兩個月沒有營業,那就在生日來宣布新的開始吧。

微博還顯示,B站給她的房間號是:1314。

路人疑惑不解,覺得斗魚才是她的歸宿,老老實實做個主播,安安心心收著打賞不好嗎?

但她的粉絲們卻歡欣鼓舞,他們無比期待「B站萌新」這個身份能帶給標簽固化的馮提莫一點新意。

評論區里,人人互道:提莫,直播間見,嗶哩嗶哩乾杯~

02

為什么說B站是唯一選擇?

為什么是B站?很多人這樣想。

這個ACG集中地、鬼畜文化區、Z世代大本營,它幾乎是所有流量偶像的噩夢,老學究與嚴肅者的墜落之地,網紅馮提莫到B站水土會服嗎?

事實上,對于馮提莫來說,繼續留在斗魚才是一場雙輸,奔向B站或許能「浴火重生」。

馮提莫與B站早有淵源。

她的成名曲,《小雞嗶嗶》在B站被很多UP翻唱,甚至遠渡南韓,被無數主播模仿,B站用戶們將這些翻唱視頻一個一個往回搬運。混B站的,誰都看過那些主播口齒不清,發聲系統崩潰的名場面。而后,《佛系少女》一度成為UP主二創重要素材。

這些都將成為馮提莫入駐B站的原始資本。B站不同于直播平臺,要靠持續不斷地累加直播時長獲得曝光,B站產品的底層邏輯是由直播與視頻內容共同決定的,優質的直播內容將成為后續視頻內容的重要素材,能達成二次傳播的效果。

此外,B站的社區調性也是馮提莫當前階段所亟需的。她需要完成一個身份的轉變,需要一個能讓她從直播小屏走向電視大屏的過渡地帶。

在此之前,很多主播都想走明星化的路子,但真正走通這條路的并不多。從斗魚這樣的垂直直播平臺突然跳向電視屏幕,只會加大兩種身份的對比,使得原標簽更固化。

這也是為什么她去年上了一圈綜藝,到頭來還是撕不掉網紅標簽的原因。

仔細想想,對馮提莫來說,去虎牙或者其他直播平臺,和留在斗魚沒什么兩樣,依然是做主播,依然要靠堆直播時長來保持地位。

而B站的社區生態很奇異,它能承接多棲藝人,主播也好、明星也好、素人也好,在B站都能開辟出一個生長空間。

歐陽娜娜靠在B站發布vlog成功洗白鹿小葵,成為娛樂圈新晉小花,流量明星蔡徐坤、吳亦凡登頂出圈離不開UP主們奇思妙想的剪輯,甚至檢驗明星影視作品成功與否都要看它在B站有沒有cut。

從這個角度來看,B站正在成為一個無比接近主流娛樂圈與大眾媒體的平臺,而入駐B站,可能是目前擺在馮提莫面前所有選項中的最優解。

而B站用戶們雖然挑剔,但其實有一個很明顯的群體特征,他們奉認才藝至上,對技術流不吝贊美。對B站用戶來說,馮提莫是網紅,但如果歌唱的好,未嘗不能稱作歌手。

并且,B站的彈幕生態,一直被認為是中文互聯網中粉絲質量最高的,而直播氛圍比起野蠻生長的垂直直播平臺又更顯輕松、活躍。虎魚平臺上的主播,在直播內容上容錯率很低,直播內容必須牢牢圍繞自身的定位,但B站的UP主跨界直播其實是常事。

總結來看,馮提莫選擇B站無非兩個原因,一是在斗魚,馮提莫已經進無可進了,但B站對馮提莫來說,卻仍有觸頂空間。二則與她自身的職業規劃有關,從近年來她密集的上歌唱節目、綜藝來看,明星化不是趨勢,而是她的目標,但留在斗魚這樣的直播平臺就不得不面臨更現實的問題。

這樣來看的話,似乎也只能是B站。

03

馮提莫能在B站寫什么故事?

沒人會將B站簽下馮提莫當做一個偶然事件。

包括馮提莫自己以及錯失一姐的斗魚、觀望至今的虎牙,甚至是嘴上說對馮提莫「不感興趣」的抖音。

因為誰都能看出B站要大力搞直播的野心。

2019年12月,有媒體報道,B站力壓競爭對手斗魚、虎牙、快手等多個直播平臺,拍下LOL全球總決賽中國地區未來三年的獨家直播權。

在此之前,B站也曾投資參與大量電競直播賽事,2017年成立電競俱樂部bilibili gaming,策劃了很多場游戲比賽,2018年,則直接成立了電競公司。

彼時,在大眾看來,B站也許是想大力搞游戲。ACG社區,G就是game,那么B站做游戲其實是基本盤,但其實,并不僅僅是要做游戲,直播也是要做的,先做游戲直播,再切入泛娛樂直播。

從目前B站的社區構成來看,光分區就有15個,二次元以外,有音樂、數碼、時尚、電影、漫畫、科技等等。尤其是這些內容分區還不是傳統視頻網站那種無人問津的分區,每個分區都以UP主為核心,在各自圈層里勃勃生長。

當這些分區里的內容快速涌動時,又會帶來粉絲的活躍,UP主與粉絲之間一來一往互動極強,而B站的中心推薦制則又通過算法將隔離的圈層聯系起來。

這已經是一個很自然的生態系統了,UGC的正向循環是內容社區的永動機。而B站搞直播可打透的圈層將比直播平臺要多很多。

拿下英雄聯盟未來三年的獨家直播權是切入游戲直播的信號,而簽下馮提莫則是扶植泛娛樂直播的信號。

B站很幸運,此前十年在商業化上的克制雖然也失去了很多,但贏得了更多,只要有用戶,變現是遲早。直播,就是不早不晚地來了。

馮提莫也很幸運,她成為B站正式試水直播行業的一個樣本。這就意味著,馮提莫的這場「賭博」一定有很豐厚的彩頭。

這場交易,或許只是一個開始。

【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投資界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投資界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得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系(editor@zero2ipo.com.cn)】
免费多人疯狂做人爱视频-免费人做人爱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