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提莫們的新選擇:翻身網紅做藝人

一場簽約,將馮提莫、B站和斗魚的三方的愿景與規劃擺上了臺面。
2019-12-21 09:16 Tech星球 馬微冰

從斗魚到B站,僅需要80天。

12月19日晚間,馮提莫在29歲生日這一天,公布了自己新的去向——bilibili(B站)。從9月30日與斗魚官宣解約后,對于“馮提莫會去哪”的議論眾說紛紜。

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斗魚直播與馮提莫共生共榮。作為斗魚一路培養起來的最大主播之一,今天馮提莫的斗魚直播間關注粉絲數達到了2000萬,微博粉絲也達到了985萬人,全網粉絲數近6000萬,粉絲量級已經達到一線娛樂明星的水平。

馮提莫抓住了直播最好的時光,迅速在直播界站穩腳跟。

隨著粉絲基數的擴大,馮提莫希望從主播領域出圈的意愿愈加強烈。六年的時間,馮提莫從一個網紅主播,變身為各大平臺的嘉賓藝人,逐漸撕掉原有的“主播”標簽。

有人說,是馮提莫翅膀硬了要另覓高處,或者說是斗魚這座廟太小不愿花重金簽約,總之六年的陪伴最后還是劃上了句號,一場簽約,將馮提莫、B站和斗魚的三方的愿景與規劃擺上了臺面。

撕掉主播標簽

“提莫去哪里,我們老粉就跟著去哪里。”陳燁(化名)向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說道。

陳燁是一名忠實的“蘑菇”(馮提莫粉絲群體別稱),喜歡馮提莫2年多的時間。幾乎馮提莫的每一場演出他都會去線下觀看。對于還處于學生時代的陳燁來說,他的大部分生活費都是用在了追星上面。

在今年8月份,馮提莫舉辦的個人演唱會中,陳燁花了2000塊錢搶到了門票。在他們眼中,馮提莫早已不再屬于斗魚,斗魚僅是馮提莫出現最多的一個場合而已。

馮提莫也在逐漸脫離自己斗魚一姐的標簽,向圈外不斷嘗試,B站便她正式宣告自己轉型的第一步。

就在昨天官宣的同時,馮提莫將自己微博的標簽從“主播”更替為“歌手”,在入駐B站的簡介中,標明的是:馮提莫(同名音樂平臺)。曾經的“斗魚”、“主播”、“直播一姐”這些標簽,正在被慢慢隱去。

“明星和主播最大的區別是,主播是依靠平臺而起來的,而明星不是。”林航對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表示。馮提莫應該也早意識到了這一點,所以從今年的發展路徑來看,馮提莫更多的想是成為一名擁有個人影響力的藝人,而不是一個離開直播平臺無法生存的主播。

在今年,馮提莫開始了自己的藝人規劃。先后以嘉賓的身份參與了多場綜藝和活動,甚至受到央視采訪。11月的時候,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發布新專輯,開始多地的巡回演唱會,年末還將參加江蘇衛視的跨年演唱會。

但馮提莫的轉型之路注定會充滿挑戰。馮提莫粉絲有幾乎80%都是來自斗魚,也都是游戲直播的重度愛好者。即便如馮提莫等主播擁有數百萬粉絲,享受著明星版的待遇。但在直播圈外的觀眾眼里,主播還是主播,不能稱得上明星。

從二次元近乎成功進化為泛娛樂平臺的B站,似乎能給馮提莫想要的出圈資源。在近期B站首臺新年晚會《告別2019最后的夜》節目單上,馮提莫的名字躍然在列,這也證明B站能提供馮提莫需要的出圈能力。想撕下主播標簽的馮提莫,遇到了合適平臺拋來的橄欖枝,一場聯姻就此開啟。

斗魚難留直播一姐

“野心”更大的馮提莫,是斗魚早已經難留的直播一姐。

2017年合約到期時,馮提莫便與斗魚鬧過一次解約風波。當時正值直播平臺競爭的洗牌期,有上百家直播平臺因為過度燒錢而死去。即使擁有巨額融資的斗魚,也在改變用高昂費用簽約主播的策略。

2017年8月,馮提莫在斗魚直播的時候說道:“我是被扎心,被斗魚扎心了,如果限制我是留我的方式,我覺得這種方式是錯的”。當時馮提莫認為,斗魚故意在合約到期前限制其直播人氣,以此打壓續約價格。

“鐵打的平臺,流水的主播”是當時的顯著現象,眾多主播過于依賴直播平臺。在簽署合約時,直播平臺占據主動權,主播發展好壞很大程度上依賴于平臺的大小,假使離開了目前的平臺很難保證自己未來的發展。

但是隨著虎牙、映客紛紛上市后,斗魚錯失上市先機,而且遭遇頭部大主播的流失和封禁等意外,導致斗魚自上市以來虧損22億,盈利能力一直受到外界質疑。斗魚的營收來源也十分單一,主要分兩塊,直播為主,廣告為輔,營收多元化一直難以突破。

斗魚創始人兼CEO陳少杰也意識到這個問題,表示“今后將繼續致力于構建以游戲為核心的優質內容生態系統,同時戰略性地提高各內容分區變現效率。”一方面努力補充泛娛樂和秀場內容,另一方面搶占海外市場,不斷加強變現能力。

在加強開源的同時,斗魚也在節流。2019財年Q3財報說明會上,斗魚CFO曹昊也表示:“如果部分主播為平臺能夠帶來的收入和貢獻不高,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會主動放棄一些主播,停止續約,這就是最近一些頭部主播合同到期后沒有續約的原因。”

所以,即便直播大數據平臺“小葫蘆”預估,馮提莫的月商業價值達到了4500萬元。而據行業消息,馮提莫和B站簽下的年合同金額為5000萬元,商業價值大于合同金額的情況下,斗魚也沒有更進B站的報價,斗魚要實現年度盈利的決心可見一斑。

直播平臺的后戰國時代已經來臨,各個直播平臺的用戶數量增長也在放緩,直播平臺不再像之前爭搶大主播 ,更多開啟理性的商業探索,保持長久的發展。

直播平臺的風光已過,對于斗魚或者馮提莫來說,不續簽對二者或許都是更好的選擇。

直播行業迎來轉折點?

作為第一代直播嬌子,馮提莫轉戰B站,可以看做是直播平臺時代的轉折。

據QuestMobile發布的《2019直播+X洞察報告》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6月,有4.3億網民觀看直播相比去年僅增長一成。在短視頻行業迅猛的沖擊下,直播平臺被搶走了大批的用戶和主播,整體趨勢進入下滑狀態。

斗魚、虎牙、映客等老牌主播平臺已略顯頹勢,B站、快手、抖音等短視頻平臺,成為網絡直播領域后勁十足的新玩家。

前一段大火的摩登兄弟便是佐證。曾經在直播平臺YY直播了4年不溫不火,在去年趁著短視頻的風口,開始轉戰到抖音,兩個月時間里在抖音漲粉2600萬,僅僅一年的時間從老街直播開到萬人演唱會,頻繁在各大綜藝節目中露面、發布歌曲、參與影視劇的拍攝。

從某種意義上說,B站、抖音、快手在直播領域的吸粉和造星能力,正在讓直播行業再起波瀾。YY直播、虎牙、斗魚以及映客等直播平臺上市后,并沒有等來預想中的“穩定收割期”。

根據小葫蘆統計,12月19日當日網絡直播平臺數據,YY、虎牙、快手、斗魚位于第一梯隊,快手占據活躍主播、彈幕人數最高。雖然作為后起之秀,但是快手早已在眾多維度趕超第一批直播玩家,與虎牙和斗魚比肩,而一直沒有宣傳直播業務的B站,也悄悄來到了第8位。

財報數據也顯示,B站的直播業務在爆發性增長。在2019年9月30日,B站Q3財報數據顯示,直播和增值服務的凈收入為4.52億元,同比增長167%,是其第二大主營收入,同比增長保持在100%左右。

過去,嗶哩嗶哩董事長兼CEO陳睿曾指出,“B站直播業務并非對外競爭,而是內生型業務”,并明確指出“過去沒有參與到挖大主播的競爭中”。此次重金簽下馮提莫,也是B站吹響進軍直播行業格局的號角。

B站一系列動作,正是為直播業務布局。先是去年10月份組建“嗶哩嗶哩電競公司”,由原戰旗直播負責人陳悠悠擔任電競公司總裁。今年又組建《守望先鋒》游戲戰隊培訓專業選手,成立了電競公司,由原戰旗直播CEO陳悠悠擔任B站電競公司總裁。最近,據業內相關人士透露,“對流水過3000的主播,B站直播給5000RMB獎勵。”

近期,又以8億元的價格,成功拍下熱門端游《英雄聯盟》(LOL)全球總決賽中國地區三年獨家直播版權。行業普遍認為8億價格貴了,但B站看重的是承辦大型賽事所帶來的話題關注度、討論度,以及重要賽事帶來的顯著用戶增長。

B站的一舉一動,無不透露著背后的直播藍圖。而B站發力直播的核心原因,是陳睿提到內容平臺市值超過100億美金,才不會在未來被淘汰。今天B站的市值是58億美金,直播無疑是撐起B站市值過百億的重要支柱。

B站、快手、抖音等通過布局長、短、直播等內容傳播閉環,從而實現流量的最大化復用。而主播也可以借此實現自身價值的最大化傳播。在B站短期想要出成績,而重金出手的情況下,最終簽下馮提莫可以說并無意外。

主播轉戰B站、快手和抖音,將會成為馮提莫們的下一個選擇嗎?

【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投資界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投資界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得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系(editor@zero2ipo.com.cn)】
免费多人疯狂做人爱视频-免费人做人爱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