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發|青松募完3億元新基金 劉曉松:我為何還在做早期投資?

該基金總規模3億人民幣,將專注于創新科技及應用領域的早期投資。
2019-12-19 09:25 投資界 lilyyang

投資界(ID:pedaily2012)12月19日消息,青松基金宣布完成旗下首支科技主題基金——青松智慧基金的募集。該基金總規模3億人民幣,將專注于創新科技及應用領域的早期投資。LP主要包括深圳市天使母基金前海母基金等。

至此,青松基金一共管理4支人民幣基金(一期、二期、三期、智慧),總值20億人民幣,迄今已投資160余家公司,包括掌門1對1、松鼠AI、洋蔥數學、婚禮紀、狼人殺、飛步科技、HomeFacial Pro等明星項目。

據悉,青松基金已啟動“青松四期基金”的募資,目標規模10億人民幣,將繼續聚焦文化教育、大消費、創新科技及應用三大投資領域。目標LP包括引導基金、母基金、家族辦公室、民企、高凈值個人等。

首支科技主題基金出爐

過往多個AI+項目估值提升超200倍

值得強調的是,這是青松基金旗下首支科技主題基金。

劉曉松介紹,青松智慧基金主要關注人工智能、機器人、人工智能+醫療、工業互聯網,以及IoT物聯網等領域的投資機會。自募集以來,新基金已經投資了博升光電、地芯科技、佳安智能、麥歌算法等創新科技項目。

此外,青松智慧基金還特聘清華大學深圳國際研究生院為基金顧問,投資團隊具有跨學科領域的國際教育背景,豐富的投資、創業和公司經營管理經驗,以懂科技、懂行業、更懂創業者為核心能力。

作為國內最知名的早期投資機構之一,青松基金由劉曉松、董占斌蘇蔚于2012創辦,一直專注于文化教育、大消費、創新科技及應用等投資領域。

劉曉松本人便是科技背景出身。1991年,他在清華大學讀博士時研究計算機視覺;1993年輟學創辦了深圳信力德電子有限公司;1999年投資了騰訊,是其首位天使投資人;2000年,創辦了A8新媒體集團并于2008年在香港主板上市;2015年孵化了映客INKE。

(左起)青松基金創始合伙人蘇蔚、劉曉松、董占斌

成立7年,青松基金一直具備科技投資的基因。劉曉松透露了一組數據:青松所投項目無論落腳教育、文化還是消費賽道,超過70%的項目都是“以數據和算法驅動”的創新型公司

早在2015年,青松基金開始持續關注創新科技投資。像投資其他賽道一樣,青松投資團隊首先對該領域進行了“萬小時行研”,觀清行業趨勢與投資邏輯后,出手投出了不少優秀項目。

比如青松于2015年投資種子輪的松鼠AI,是中國第一家將人工智能自適應學習技術應用在K12教育領域的人工智能公司,經過4年的發展已在國際學術領域保持技術領先和廣泛認可,截至A輪累計融資近10億人民幣。

還有2018年投資Pre-A輪的飛步科技,是中國第一家在高速及城市道路實現商業落地的無人駕駛公司。對此青松的投資邏輯是,首先無人駕駛是大勢所趨、具有廣闊的應用場景;其次是飛步團隊在該領域具有絕對的技術優勢,其創始人何曉飛是人工智能領域世界級專家。

早期投資往往回報周期很長,對于這一點,劉曉松并不擔心,“我們從來都不怕周期長,相反非常喜歡,因為時間是給投資最好的回報。”劉曉松表示,真正有吸引力的項目青松會把基金期限用盡,而回報率往往很高,“我們投資項目都要求有30倍以上回報的潛力,目前已經多個項目估值倍數提升200倍以上,其中數據和算法驅動的項目表現尤為出色。”

描繪科技投資版圖

看好產業互聯網誕生偉大公司

投資科技,就是投資未來。”劉曉松有一個“小情懷”——希望以投資的力量,支持那些對未來懷抱幻想的人,用科技的手段改變世界。

近年來,青松悄然投出了一個科技版圖,知名項目包括全球領先的移動VR技術及運營服務商Nibiru、結合人工智能技術解決師資不均困局的洋蔥學院、專注于人工智能輔助醫療影像診斷的醫準科技、AI量體服裝訂制公司MatchU碼尚、利用醫療數據管理健康風險的麥歌算法、用AI解決新藥研發困境的智藥科技等。

劉曉松一直堅持著一個判斷,這20年來,中國互聯網對產業的影響還在繼續,隨著人工智能、大數據、物聯網、5G等技術紛紛落地,互聯網對產業的革命將進入供給側,這就是產業互聯網的實質;供給側將從過去產品中心的模式轉向用戶為核心的模式。“產業互聯網最精彩的事情和投資機會,是深刻的理解C(用戶),并以用戶數據為核心,發起對供給側的產業重構,實現從用戶消費端到供給側的數據化,這會出現偉大的公司。”

那么,什么樣的科技創業公司才值得投?劉曉松表示,青松主要關注點,一、是否有足夠的技術門檻和下一步領先的能力;二、是否有足夠大的市場;第三、創始團隊是否具有商業的能力。

麥歌算法是青松智慧基金投資的典型案例之一。這家公司旨在通過數據驅動,識別潛在疾病風險,防患于未然,利用醫療數據管理健康風險,引領治未病的新型健康生活模式。此外,還聚焦于語義級健康險產品的研發,通過科技創新,不斷賦能傳統保險行業,維護人們的健康。

回顧2019年,青松基金一共投資了20個項目與往年持平,包括中裝速配、醫準科技、拼便宜、快手阿修、美麗修行、博升光電、麥歌算法等。投資領域涉及文化教育、大消費、創新科技及應用,投資輪次覆蓋天使輪至Pre-B輪。

過往投資項目中,有17個項目在2019年獲得后續輪融資,其中包括:掌門1對1的E1輪3.5億美元融資、洋蔥學院D輪3億人民幣融資、婚禮紀D1輪7000萬美元融資等。

如果沒有早期項目的發展

那么后面的VC/PE無項目可投

自1999年投資騰訊起,劉曉松的投資生涯剛好邁過20年,堪稱見證了中國早期投資的起起落落。

做投資難,做早期投資更難”。這似乎已成為業內的共識。曾有創投圈內人士感嘆,在中國做早期基金非常困難,大部分都是賺了錢后就轉戰做VC,堅持做早期的人不容易。

今年以來,由于募資難傳導至投資端,早期投資冷清了許多。清科研究中心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2019年前三季度國內共發生911起早期投資案例,同比下降43.4%,披露投資金額為78.83億元,同比下降36.5%。

這不是一個好現象。”劉曉松指出,早期投資的意義重大。“有小企業才可以有中企業,有中企業才可以出大企業,沒有小企業就什么都沒有。”他說,如果沒有早期項目的發展,那后面的VC/PE無項目可投。

劉曉松直言,目前應該從政策發力,將早期基金從當下的困局中拉出來。“比如,應該降低早期基金的稅收,讓更多資金流到新興實體經濟中去。”

臨近歲末,關于創業公司倒閉的聲音此起彼伏。而早期投資的失敗率更高,一個明星項目背后往往掩埋著眾多創業公司“尸骨”。劉曉松總結多年看項目的經驗,“導致創業公司死亡的最直觀原因無非是現金流斷裂,而現金流斷裂大部分是因為擴張錯誤。”

他提醒,在目前的經濟形勢下,創業者應該做好幾個基本面:一是公司的基本面,就是堅持初心,專注企業目標,與其大而虛,不如小而好;二是組織的基本面,員工開心,團隊有戰斗力;三是創始人的基本面,不斷修煉,洞見未來。

倒閉的氣息也彌漫在投資機構之間。劉曉松觀察到,此前在粗放型發展模式下,市面上一時間涌現出很多所謂的“投資機構”。如今創投行業正經歷著劇烈的洗牌,而最后剩下的都是專業化、精英化的投資機構和團隊。“寒冬來臨,雖然雪地里的腳印越來越少,但是剩下的都是真正的投資人。”

【本文為投資界原創,網頁轉載須在文首注明來源投資界(微信公眾號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轉載須在文章評論區聯系授權。如不遵守,投資界將向其追究法律責任。】

最新資訊

免费多人疯狂做人爱视频-免费人做人爱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