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賭春晚后,快手為何著急引入直播公會?

快手為何會選擇在這個時間段推出直播公會體系?其實,快手推出直播公會體系并不偶然。
2019-12-16 10:13 微信公眾號:騰訊深網 薛芳

近日,快手宣布將在2019年12月22日推出直播公會體系,重點鼓勵公會簽約和運營粉絲在1萬至50萬之間的中腰部主播。

對業界而言,快手直到今日才引進公會,似乎晚了很多。

快手有其自身考量,怕破壞其原有的直播生態。快手官方表示,直播經過幾年的成長,普通人和超級多元的內容都已經在快手直播生態里扎根。此時引進公會,能豐富快手的直播生態。

直播,始于2005年的秀場模式,一路走來,直播領域頭部平臺生態格局已經固化,中小公會想分一杯羹,難度加大。因此,日活兩億的快手開始推出直播公會體系,行業的興奮不言而喻。

快手官方強調,此次推出直播公會系統是完全免費并且開放的。只要符合資質要求的優質公會都可以登錄提交相關資料申請入駐,沒有名額限制,也沒有授權委托任何第三方代辦。

此舉意味著快手將在直播電商等領域加碼。

后來居上

快手在直播領域是后來者。

宿華,1982年生人,出生在湖南西部的大山里。從湘西走出來的宿華,畢業于清華大學,先后在Google、百度任職。在快手創業之前,他先后創業三次,其中一個創業項目賣給了阿里,他獲得了財務自由。

此后,宿華一直在思考,什么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他覺得記錄很重要。宿華在投資人的介紹下,認識了來自鐵嶺的程一笑,開啟了快手的故事。

快手誕生于2011年,最初是一款用來制作、分享GIF圖片的手機應用。2012年11月,快手從轉型為短視頻社區。創始人宿華和程一笑以“記錄世界、記錄你”主旨,為散落在主流互聯網邊緣人敞開了大門。

2013年10月,快手正式確定做短視頻社交。官方資料顯示,2015年6月,快手用戶達到1億。2016年2月,快手用戶突破3億。創業6年,宿華和程一笑一直專注于短視頻的產品,快手坐上了中國短視頻平臺的頭把交椅。

起初快手上是不允許做廣告和交易的,但如此龐大的需求使得快手官方開始正視用戶的需求。

“快手商業化經過很長時間的小規模嘗試,是按照我們認為比較合適的節奏在做的。我們觀察他們的交易過程,通過平臺的幫助使他們的宣傳、支付、售后、發貨更方便。”宿華說。

2018年,快手曾委托尼爾森對平臺上部分商戶進行了深度定向調研,結果十分驚人——在調研的所有商戶里面,有48%的商戶在快手里面已經獲得了商業的交易,其中有42%的商戶年收益已經超過了10萬元以上。

2018年4月,快手內部開始測試推出“我的小店”功能。2個月之后,快手推出了“快手小店”,在視頻和直播中嵌入淘寶、有贊、魔筷等第三方電商平臺。隨后,快手又推出了更加方便的快手自建小店,開始著重扶持電商。

2016年12月,快手直播業務開啟以來,就稱為快手的現金牛業務。2018年,快手的直播收入超過200億。

在直播領域,快手花了不到三年時間,所獲甚豐。

據《快手直播生態報告》,2019年快手直播日活用戶數已突破1億,是國內最大的直播平臺之一。2019年7月舉辦的創作者大會上,官方曾透露快手直播月開播人數達200萬,每月總開播時長超6.8億分鐘。

與此相對應的是:2019年,直播電商的烈火烹油之勢。11月6號的快手電商購物節,辛巴獲得第一,單日直播銷售額突破4億;11月11日,當天李佳琦的直播間有粉絲4315.36萬,薇婭的直播間有粉絲3683.5萬。

顯然,直播間已成為各平臺賣貨的新戰場。2019年最新發布的《直播生態發展趨勢報告》指出,直播已經發展成為電商在新時代的新產業,電商+直播呈現出極強的爆發性,正在創造一個千億級的新市場。

直播電商是一座金礦。

但快手在直播電商這一領域的潛力被公眾關注,卻是源于2019年夏天的一場婚禮。

辛有志,辛巴,一位以“農民的兒子”、“淳樸的商人”、“年輕人的模范”等形象示人的快手主播,在今年8月18日,花費五千萬請了42位明星——成龍、王力宏、張柏芝、胡海泉等參加其婚禮,之后上了熱搜而爆紅。

婚禮結束后,辛有志在微博表示,這場婚禮靠直播帶貨創造了1.3億元的營業額。但是像辛巴這樣有著3447萬粉絲的主播,是在快手土生土長起來,與公會組織無關。

積極擴張

快手為何會選擇在這個時間段推出直播公會體系?其實,快手推出直播公會體系并不偶然。

9月份,坊間傳出快手邀請第一批公會入駐,首批僅15家。有入駐的公會告訴《深網》,“快手剛開始做公會,摸著石頭過河。”公會是連接主播和平臺間的紐帶,公會和主播的關系就像是明星和經紀公司的關系。

現如今快手邀請第一批公會入駐已經過去了一段時間,快手已經走過了摸索期。

快手官方闡述:“快手的用戶是紡錘形結構,除了知名度較高的頭部主播和粉絲1萬以下的小主播,更多的是各具特色的中腰部主播。而直播公會的價值就在于內容的生產創作和經營變現等多個緊密聯系的方面更加體系化,以及對行業趨勢更加敏感。”

“他們可以幫助中腰部創作者在快手生態里更加快速穩定地成長,更好地經營主播的私域流量,從而獲取合理的商業收入,并向平臺生態貢獻更多優質主播和內容。這是我們全面開放直播公會系統最看重的一點。”快手官方表示。

而在邀請第一批公會機構入駐前,快手在今年7月23日首屆“光合創作者大會”上,快手官方發布了“光合計劃”。

未來一年,快手會拿百億流量扶持10萬個創作者。同時,快手宣布未來會更加開放地與內容專業機構進行深入合作,年內將與MCN、媒體、自媒體和服務商等至少2000家機構達成合作。

現在,這一計劃里還將加上直播公會。“我們仍然堅持公平普惠的原則,但會更加開放地與內容專業機構進行深入合作。”大會上,快手科技高級副總裁馬宏彬曾表示。

這半年,快手由慢變快,積極擴張。

今年6月18日,快手創始人宿華發布了內部信,宣布了年底沖3億DAU的目標。抖音的崛起打亂了快手的成長節奏,快手成立以來,長期以“佛系”著稱。在媒體的記憶中,自快手誕生以來,這是宿華第一次定KPI目標。

這個KPI在快手內部帶來了一些改變。快手商業化7月中旬披露的新營銷業務目標為150億元,年初該目標為100億元。此外,快手將成為2020年央視春晚獨家互動合作伙伴,開展春晚紅包互動。

對快手而言,改變并非僅僅發生在這半年。對宿華來說,為了應對抖音的強勢崛起帶來的挑戰,快手一年前就做出了改變。2018年7月,快手推出了MCN合作計劃。

盡管MCN機構和短視頻平臺的合作很常見,但對快手來說,這確實是第一回。

有媒體質疑,快手是不是在競爭的壓力下要打破其普惠的價值觀。快手官方的解釋是:目前MCN機構旗下的賬號與普通用戶賬號一樣,都需要憑借優質內容去獲得曝光,在推薦算法上與普通用戶一樣是平等的。

快手的挑戰

在引進MCN一年后,快手開始引進公會。

這種變化或許跟行業的變化有著莫大的關系。2018年被稱為短視頻商業化元年。伴隨著短視頻的大熱,MCN成為爭搶的對象,各大短視頻平臺都在大力補貼,吸引MCN入駐。于是,直播公會都在尋求轉型,試圖轉型MCN。

僅僅一年后,快手也好,抖音也罷,還是頭部MCN機構,甚至如蘑菇街小紅書這類電商平臺,因為直播電商的火爆,都開始變得對直播業務虎視眈眈,公會也因此再次受寵。

據《深網》了解,快手對入駐直播公會的要求是:具有相關公司資質和營業執照,具有服務類的增值稅專用發票資質(僅限于文化服務費,經紀代理服務費,設計服務費-直播策劃服務費三種專用發票類目),有良好的運營和商業化能力,在業界有優良的運營記錄。

針對外界關心分成模式,快手官方表示將采用“主播自提+公會服務費+公會與主播自行協商比例”的模式,同時對主播和公會保持激勵。

招公會入駐是快手對內部直播生態的一次重大嘗試。

成立至今,快手一直都在講普惠的故事。快手上人人平等, 宿華選擇為不被關注的大多數做一款工具型的產品。快手的Slogan 是“記錄世界,記錄你。”沒有濾鏡,真實記錄,不設范圍,不設門檻。

在運營規則上,宿華堅持“普惠”。

“明星是360行中的一行,要照顧明星的話也要給其他359行一樣的照顧,明星在快手里面并沒有專門去凸顯……這是我們的價值觀的體現,付出的代價就是早期的增長會慢一些。”宿華在接受李翔《商業內參》采訪時表示。

直播平臺邀請公會入駐,為了讓公會能在平臺更好的發展,一般都會給予流量扶持和資源推薦,但基于快手的社區屬性,對于流量傾斜,快手一直都是非常謹慎的。

近期入駐快手的一些公會負責人告訴《深網》,“漲粉太難”,“分成不高”。當然也有公會負責人持相反觀點,“日活2億的平臺入局,有很大的想象空間,對公會而言也是新的崛起機會。”

就快手官方而言,引進公會也有著自身的考量。

快手官方認為,在快手發展早期,非常注重生態的均衡發展,一直沒有引入公會這一中心化、強運營的組織形式,以便讓各種各樣的普通人和超級多元的內容都能在快手生態里真正扎根。現在,快手直播生態中去中心化的UGC生態已經非常穩固,不會因為引入直播公會體系受到沖擊,而是會形成優勢互補。

對快手官方來說,招公會雖有利于平臺直播生態的完善,但也是一個挑戰。一位公會負責人告訴《深網》,“跟傳統的幾個直播平臺YY和陌陌比起來,在公會機制這塊,快手都還在探索階段。”

【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投資界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投資界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得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最新資訊

免费多人疯狂做人爱视频-免费人做人爱的视频